长嗟叹

《长嗟叹》嗟叹是什么意思 第十一章 刀法 长嗟叹强强

时间:2020-08-17 06:04:51编辑:拇阅读

遥看草色新书《长嗟叹》由遥看草色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云姨,葛少秋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上午,葛少秋去岳家读书,下午,岳峰来葛家习武。 葛家以枪法出名,轻易不外传,岳峰来葛家习武学的也只是剑法。 “你怎么把岳昭带来了

长嗟叹

>>>《长嗟叹》在线阅读<<<

《长嗟叹》免费试读


上午,葛少秋去岳家读书,下午,岳峰来葛家习武。

葛家以枪法出名,轻易不外传,岳峰来葛家习武学的也只是剑法。

“你怎么把岳昭带来了?”葛少秋问岳峰。

“家中无事,大哥待在家里烦闷想要出来逛逛。”岳峰答道。

生母身份低贱,岳昭在家中如何的遭人白眼,不是什么秘密。大多数的世家子弟也不怎么看的起他。

岳昭在练武场悄悄找了角落,坐下看起书来。岳家人多纷争多,生母低贱,岳昭没有立身的本钱,为了在岳家的夹缝中求一个呼吸之地,岳昭做事稳重,说话礼数周全,从不得罪人。

他总是安静又不惹眼,有时甚至让人想不起他的存在。

葛少秋不是小心眼的人,众人对岳昭偏见颇深,他倒不怎么在意出身的问题。可对岳昭这个人,葛少秋只觉得伪善一直没有好感。

岳峰不能学习枪法,千叶作为一个陪公子读书的跟班却是可以学的,换句话说她现在的身份算是被葛家默认为自己人。

能学葛家的枪法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,然而千叶接过练习用的枪时却是一点也不想学。

不知是什么原因,千叶看见那一个长棍套个枪头的样子就打心里的抵触。

教葛少秋的武师是池国的严将军,多年驰骋沙场练出一脸凶相,长得不吓人,但眉毛一横便会自然而然的露出杀气。

千叶没练过长兵,拿着枪照着严将军的样子耍了两下,觉得自己样子蠢得就像拿着棍子的傻猴子。她有些不想学这枪法了,摸鱼抬头正好对上盯着她的严将军,千叶心肝颤了颤立刻又摆回了架势。

“这个人真可怕,比檀伯凶多了。”千叶心道。

严涛板着个脸盯着千叶心道,“这练的什么玩意,我刚刚是这么教的吗?”他看的出千叶的武学功底扎实,以为只是枪法的入门招式应该容易上手。

“手的姿势不对。”严涛道。

千叶抖了一下把左手往后移了一点。

“很好,还不对。”严涛心道,板着个脸上前默默把千叶的右手掰开,往前移了一点。让千叶做下一个动作。

千叶装模作样的又摆了个架势。

好,又不对。做一步,错一步,严涛觉得这是没法教了。本着负责任的态度,他还是给千叶把错误都揪了出来,让她先去一旁自己练习。

说实话,千叶练过剑,学过刀,甚至自学了巫族的术法,上手都很快。在学习枪法上,她第一次感受到挫败感。

几个招式她练了半天,依然找不到感觉。那根枪杆子完全不听她的使唤。

连旁边抱着胳膊看热闹的葛少秋和岳峰都看不下去了,他们给千叶出主意,结果越教越坏。

千叶疑心两人故意乱教消遣自己,把枪一扔道:“不练了!”

学什么枪法,千叶自认自己用刀也绝不会比用枪的差。

“这枪是最轻的一把了,你再试试呗。”葛少秋一旁劝道。他擅长枪法,看千叶出错的样子,估计是因为练习用的枪太重,千叶力气小不好掌握平衡。

“是啊,习武最重要的就是毅力,再试一次。”岳峰也劝道。他并没有意识到,他说的建议十句有久句都在把千叶往坑里带。

千叶不管葛少秋和岳峰两人说了什么盘腿往地上一坐,表示就是不练。反正严涛不在,她偷懒不会有人过来瞪她。

见千叶兴致缺缺,岳峰忽然心生一计。道:“欸,不如这样,你说用刀很厉害,不如用刀和葛少秋比一场,让我开开眼怎么样。”

“你要开眼为什么不自己和她比一场?”葛少秋问岳峰。

“我连你都打不过,哪可能打的过檀姑娘。”岳峰推脱道。

“我不比,枪是长兵距离上本就占利,这个便宜我不占。”葛少秋道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听到葛少秋的话,千叶不服气起来,“你是觉得我一定会输吗?”

“我觉得你赢的可能性不大。”葛少秋道。昨天那一场比试,他基本摸清了千叶的弱点——力气不足。在比一场他自认不会再输。

“好,既然你这么说,那咱们就比一场试试,看看谁输谁赢。”

“见到那孩子了?”葛家现在的家主葛方砺沏了茶,问面前的人道。

“见到了,呵,我倒没想到那小子找个跟班能找个女的来。”说话的是严涛。

“查了她的来历吗?”葛方砺问道。

“查了,似乎是苜族来的,不知是什么原因被人一路追杀至此。”严涛道。

“苜族?这个部落最近倒是发生了一件怪事。”

“火烧村子的事我也有所耳闻,看情况不像是人做了,估计不是妖族就是魔族吧。”

“魔族,不像,那些家伙不会只屠一个村子。我看苜族好好的没有被魔族控制的样子。”

“那可能就是妖族报的私仇,或者是别族入侵了。”严涛道。

葛方砺点了点头,“苜族的怪事先放一放,眼下王城出了些事。”

“王上病倒了是吗?”严涛不以为意,这位王上资质平庸,占着位置十余年没做过什么大事。说句出格的,如今的朝廷,那把椅子上坐人和不坐人没有区别。

“麻烦到不是这件事,王城的二公子让我调查梁村的事。”葛方砺道。

“二公子?不是太子吗?”

“太子这几日幽居东宫,没有消息传出。”葛方砺道。

看来那个平庸王上占着位子还能有些挡灰的作用,怎么眼见着王上不行了,便蠢蠢欲动想要取而代之了吗?严涛冷笑一声心道。

“王家的事管不着,不过二公子让我调查的事倒是有意思。”

“我记得梁村出事时你曾给陛下发过暗报?”

“是啊,但陛下让我不要过多调查此事。现在他的二儿子却发密报给我,要我把这事翻出来调查。”

“这不随了你的心意?”严涛记得事发的时候,葛方砺是积极要求调查的,梁村就在葛城南面,临着可以入葛城的商道。梁村出事,足以威胁到葛城安危。

“确实,严涛,这件事我想请你帮忙调查。”葛方砺对严涛道。

严涛拿起面前的茶碗,看着里面翠绿的汤色道,“方心,葛家对我有知遇之恩,我断不会推脱。”

葛方砺看着端起茶碗一饮而尽,正欲转身离去的严涛突然开口道,“严将军,你躲在葛家可王城还有人惦记着你。十多年了,经历过那些事的人,已经剩的不多了,我时常觉得,这朝廷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在不动声色的抹去关于那些事的痕迹。严涛,你觉得咱们还能苟活多久呢?”

“葛方砺,原来你坐到家主这么亮堂的地方还会害怕吗?”

“为什么不怕?大哥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?”葛方砺看着茶碗中的茶渣,淡淡道。

“如果你这是在提醒我,那还真是谢谢了。”严涛不冷不热道。

武场上,葛少秋对上千叶并没有讨到便宜,千叶速度快且身法灵活,武器弥补了千叶力度欠缺的短处。葛少秋一个晃神,千叶一个闪身便冲了上来。葛少秋匆匆挡下一击,想要重新拉开距离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第一击看似有万钧之力实为虚招。

千叶见葛少秋格挡立刻转了刀势,第二击被葛少秋险险避过。

这一击,不为求胜而为求险。又退一步,避过刀锋后,葛少秋便感中计,他心中一沉,眼看紧随其后的第三招,明白大势已去。

第一招是为恐吓,逼他收势。第二招是为造势,迫他避开锋芒。他连退两步,千叶紧逼两步,到了第三招,千叶逼近他的眼前,这样的距离,长枪几乎没有优势了。何况千叶的速度是何等之快,葛少秋刚反应过来自己失势的原因,刀锋已经架在了脖子上。

脖子碰上刀刃的一瞬间,葛少秋被颈上的寒气一激,清楚的看见了千叶眸中锋利的神情,分明是杀意。他心下一惊,在细看去,千叶已经收起眼中神色,收到刀背在身后,得意洋洋的看着他,笑容灿烂。

一双明眸清澈的如同一眼见地的池水,哪还有半点杀气。

“我赢了!”千叶开心道。

“哇,三招!我做梦都不敢想有人能用三招就赢了葛少秋。”一旁观战的岳峰惊道。

从岳峰的视角来看,葛少秋仿佛刚会拿枪似的,被千叶打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。

千叶把枪放回原处,拍拍手,打算到一旁玩去,被葛少秋叫住。

“你每次比武都很会讨巧,敢在比一场吗?”

“葛少秋。你输了就输了,不要不承认嘛,干嘛缠着人一直比。”岳峰劝道。他身在局外,不知葛少秋输的憋屈。

“不比。”这一边,千叶果断的拒绝道。

她赢葛少秋的这三招,来自于在城外被追杀时悟来的经验。

追杀千叶的杀手都是成年人,无论是力量还是体力都强于她。千叶计算了自己的能力范围,认为对自己比较讨巧的方式就是三招走。三招之内必须要取对手性命,若是失手,就先走为上,直到找到下次机会,继续三次连招的攻击手段。

这种方法,变化多,速度快,不费力。且能边打边逃,成功帮千叶在杀手的追杀下保住了性命。

与葛少秋比试一场,千叶也意识到自己的力量远低于葛少秋,与葛少秋比刀法前,她就打定主意——只用三招,三招赢不了就认输。

千叶拒绝了再比一场,看着蹦蹦跳跳跑出练武场的千叶,葛少秋心中有些不舒服。两次落败,都不是败在千叶真的有多强,而是败在细微处的小花招上。葛少秋不服气,却不能说千叶的手段不聪明。

世上哪有完人?想取胜就得懂得扬长避短。千叶无疑是擅长取巧的人。

“哎呀,输一两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下次可以赢回来的嘛。”岳峰见葛少

长嗟叹

长嗟叹

遥看草色新书《长嗟叹》由遥看草色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云姨,葛少秋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上午,葛少秋去岳家读书,下午,岳峰来葛家习武。 葛家以枪法出名,轻易不外传,岳峰来葛家习武学的也只是剑法。 “你怎么把岳昭带来了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《长嗟叹》章节免费阅读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长嗟叹》嗟叹是什么意思 第十一章 刀法 长嗟叹强强